猫面上的毛头

【胜出/接文】KFD(一) [补档代发]

【胜出/接文】KFD(一)
>>>补档代发 (作者:木绣琼枝) >>>胜出群接文 >>>

接文规则:
1、字数最少1000字
2、接文人只能看到上一棒的文【文中可能会存在剧情bug

绿谷慢慢的跟在教导主任后面,盛夏的阳光穿过树荫照射下来。阳光因穿过树间而削弱的热量慢慢的爬在绿谷脸上,有点温温的凉凉的,很舒服。 “绿谷同学?” “啊!” 站立在一扇大门前的教导主任正在呼喊着离他稍远距离的少年,少年在窗边感受阳光与风的运动而闭起了双眼。在听到呼喊声后,他急忙的跑了过去。 “对不起。” 低着头,轻声的说出这句话后,只能在他那红透了的双耳上窥探出他慌张的现状。 “哈哈哈哈!没事,我就带你到这里。” 绿谷怯怯的抬起头,慢慢瞪大的双眼显露出了他的惊讶。 面前是一扇以棕色为主色调的大门,门上好像用红字写着什么,但因为靠得太前并没能看清全貌。靠近自己的上方还有一块透明玻璃镶嵌在门上,那应该是用来观察教室内情况用的。绿谷心中默默的这样想着,再往上看去就能发现,门的右上方有一个牌子,黑底白字写着1-A。

晃动的视线让绿谷有些不适,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对牌子上的字有一种呼之欲出的熟悉感。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绿谷希望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与精神面貌去面对新的班级。 【希望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啊!】 教导主任慢慢的推开了那扇大门,绿谷可以看见里面正看着正前方的同学们齐刷刷望向这边。握住书包肩带的双手紧了紧,绿谷用很大的力气让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 “哦哦!相泽君。嗯,对。过来一下。” 站在讲台上正拿着点名册的教师侧过头看了看绿谷,又看了看教导主任,最后无奈的走了过来。 “就是这个学生?”虽然回复的话语是对着教导主任说的,但这位带有点颓废感的老师双眼一直盯着绿谷看。可能是感受到了压迫感,绿谷因此把头低了低。在过没多久之后发现对方的视线没再在自己身上停留,绿谷松了一口气。 在两位教师交谈的同时绿谷又瞄了瞄课室几眼,发现大家都是带着兴奋和开心的表情望着自己。那颗因胆怯而颤动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但接下来,连自己也无法解释的熟练感袭来,仿佛绿谷自己做了很多遍一样,在收回视线的最后很自然的望向靠边的第二排座位。

【!】 座位上的学生跟大家一样也是望向这边,但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带着期待与欢喜。相反,他那赤红的眼眸死死的瞪着绿谷。 【我是不是在不知道的地方得罪过他?不、不。首先,我认识他么?】 交谈结束后,教导主任拍拍绿谷的书包以回离开的讯息,绿谷突然涌起了一股不舍的感觉。怀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绿谷被相泽老师带上了讲台。 “啊……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今天转学到我们班级的绿谷出久同学……嗯,跟大家打声招呼?” 相泽老师带着不确定的口吻问了问身旁的学生。

“啊!我、我是从折寺高中转过来的绿谷出久。请大家多多指教!”绿谷揪住自己的裤腿大声的说道,手上的关节因紧张而过于用力的原因,稍稍有点泛白。 “哦哦哦!是男生!我赢了!” “呃?是可爱类型的……” “可惜了,不是女孩子。” “……” 在绿谷介绍完自己之后,吵闹的声音立刻充斥了整个课室,绿谷的到来为这平凡的早上增添了许多乐趣。 “安静下来……” 只是慵懒而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沸腾的课室立刻静默了下来。 “很好,用了3秒。” 相泽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点名册,然后头也不抬的对绿谷说了一句 “你就坐右手靠边的第三个座位。对、对,就是濑吕范太同学的隔壁。濑吕你举个手……” 课室里一名瘦瘦的男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绿谷也就顺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刚想对那位叫濑吕同学露出微笑时。坐在前面第二个座位的金发少年一直用不友好的眼神看着自己,在这种刚来到新环境的压迫感中,绿谷到最后能给予濑吕同学的笑容也因此变得僵硬。 “下节课是麦克老师的课,你们要好好打起精神。” 漫长的班会课结束后,相泽老师丢下这么一句话,拿起自己的睡袋就溜出了班级。老师前脚一走,班级就立刻有热闹了起来,绿谷的课桌前立刻围满了人。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转学?” “头发好松软哦!” “你英语好么?等一下上英语课哦!” “绿谷出久写成汉字是哪几个字啊?” 同学们一人一句的话语让绿谷第一次感到轻松,正当庆幸大家都是容易相处的人时。绿谷的眼睛就对上了正偷偷向后看的金发少年,毫无疑问,这次他还是看着绿谷。但他的表情却与之前有些微不同了,皱着的眉头在诉说着他的急躁,带着红色瞳孔的眼睛却好像深藏着痛苦。 【为什么他会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哎!爆豪,跟新同学坐得这么近。不打声招呼?” 红发的少年拍了拍金发少年的后背,大大咧咧的喊到。但被唤作爆豪的金发少年并没有对此作出相对应的反应,反而收回了之前那奇怪的表情,只是又瞪了绿谷一眼就起身走出了课室。 “怎么了?这是?”红发少年看着爆豪离去的背影问道。 “切岛,你今天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啦?” “没有啊?” 切岛摸摸自己的后脑勺皱着眉头答道。

“诶,不管他了。绿……” “我叫绿谷。” “哦!对对对,绿谷你别怪那家伙。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绿谷听到这个话语也只能以苦笑来回答。 一天的课程下来,绿谷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并不是体力上的问题,感觉自己身体内部正在撕裂开来。把水泼溅在自己脸上,绿谷感觉好像清醒了许多。脸上多余的水用手抹掉,绿谷为一天产生了这么多次眩晕的自己感到慌张。胸口处总是有什么东西往外涌出,但细细去摸索却又什么都没有留下。苦恼于此的绿谷在关闭了正极速流水的水龙头后,才慢慢的渡出了无人的洗手间。 在走廊上跟今天帮了自己许多忙的饭田同学和丽日同学道别后,绿谷感觉整个学校都空了,就想自己同样空荡荡的心。走廊的窗外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夕阳似乎正在尽力的染红绿叶。绿谷在窗前站了许久,等看不见校园主道上逗留的学生们的身影,绿谷才慢慢的走回了课室。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绿谷就看见了爆豪在自己的座位上。他把双脚放在自己的桌子上,而头就靠着绿谷的桌子。他应该是睡着了,这样想着的绿谷更加小心翼翼的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丝毫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喂!废久!”

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本以为睡着了的人其实正睁着眼睛看着绿谷。并不是很确定对方叫喊的是自己,绿谷有些不知所措的用食指指了指自己。 “我叫的就是你。”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绿谷按捺下想问为何叫自己‘废久’的冲动,慢慢的开口。 “那个、爆豪同学有什么事情么?” “哈?爆豪同学?” 似乎对这个称呼完全无法认同,爆豪把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转身站了起来,绿谷本能的后退了几步。但因为这个举措,感觉让身前的人更加不爽,绿谷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爆豪急促的伸手扯住绿谷的领带,把他往自己身前拉扯,把头靠了过去。额头因触碰到一起而产生了疼痛,在短暂的疼痛过后能感觉到爆豪稍高的体温。绿谷现在真的很想推开对方,但想起今天的种种,还有他对爆豪目前的了解,他觉得还是不要这样做比较好。

爆豪慢慢的眯起了双眼,用他因此而显得更为可怖的红色瞳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绿谷真的是承受不了这种类似于恐吓的行为,对上双眼的一瞬间,他立刻紧闭起自己的眼睛。 窗外的夕阳打在了绿谷的背上,能照射到的地方暖暖的。但在被拉扯入阴影处的部位却冰凉冰凉的,这并不是外界的因素导致。漫长的静漠过后,爆豪让自己与绿谷分开了一点,但立刻转而靠向绿谷的左侧。张开的双唇慢慢的吐出话语,话语中伴随的气息让绿谷感觉到不适。但当听完内容后,震惊的情感完全压制了那小小的不适。 “你以为我为了你轮回了多少次?” 【!】 因听到的话语,绿谷睁开了双眼。极速缩小的瞳孔与加速的心脏在告诫自己这是陌生的体验,但体内那淡淡的熟悉感再次在绿谷的心中往外蔓延开来。向着刚刚响起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爆豪那认真地表情让绿谷又感到了一阵眩晕。体内那陌生与熟悉相碰撞,互不相让。这些都让绿谷感到一阵恶心,但他还是压下了那混乱的感觉,怯怯的分开双唇说出了并没有任何作用的话语。 “爆、爆豪同学?” 【TBC】